德国人怎么看待“996”? 29 位德国友人如是说

勤奋工作的员工们(图片来源:unsplash.com)


本文(中文)长度约 4000 字,我们建议您阅读 10 分钟。

 

2019 年 3 月 27 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 GitHub 上传开,呼吁程序员们纷纷揭露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据悉,“996工作制”指的是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傍晚休息1小时,总计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


项目自开展以来,得到了大批程序员的响应,不仅在科技界激起了热议,也在其他行业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许多中国网友称,“996”是一种常态。而第一财经则指出,这其实是一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工作制度。

 

针对引发热议的“996”现象,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马云在 4 月 11 日的集团内部交流会上发表了评论:“我个人认为,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他解释,“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请问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在马云看来,“996”是实现个人成功的一种有力途径,这样的观点点燃了中国网民新一轮的探讨热潮。

 

对于这个热门话题,德国人是怎么想的呢?为此,对话德国的小伙伴在德国做了问卷调查,并收回有效作答的问卷 29 份。

 

本次调查的受访者来自不同的行业,其中汽车工业和咨询行业所占比例较大,69% 的受访者年龄在 20岁至 39 岁之间。51% 的受访者表示可以接受偶尔加班,但是大部分表示对“996工作制”不能接受。

 

调查策划:邓乐

德语翻译:万雨可 邓乐

中文整理:马嘉洁 万雨可 邓乐 刘旭辉 

编辑排版:陈雨欣

调查地点:德国


感谢对话德国全体正式成员及徐晔、刘美伊、孙静、刘林、李寒梅等Candidates成员在本次问卷调查中所付出的努力!



德国人能够接受“996工作制”吗?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回答的。



01

“可以接受!”


进出口行业,40 至 5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50 至 5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是的……打从三十年前起,我就这样工作了,那时候马云还在种地吧。

Ja....Ich arbeite seit 30 Jahren so, damals stand Jack Ma noch im Reisfeld. 


对话德国微评

2019 年 3 月 27 日,马云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之际称:“做企业就像农民种地一样。春天是耕种的季节,好的农民不仅要挑好的种子、好的项目,还要经常锄草,做好整年规划,该浇水的浇水,浇多了不行,浇少了不行。”因此,这位德国友人说马云种过地,并不是空穴来风。


02

“无法接受!”


汽车工业,40 至 5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40 至 4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我是难以接受让“996”成为一种常态的。这会降低员工满意度和他们的身体素质。至少对于普通职员来说,这样的工作制度并不适用。

Ist nicht akzeptabel wenn es der Regelfall ist. Schlecht für Gesundheit und Zufriedenheit der Mitarbeiter. Zumindest nicht für die Angestellten. 


汽车工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40 至 4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不能接受,这占用了太多的私人时间。

Nein, es bleibt privat zu viel auf der Strecke. 


咨询行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40 至 49 小时

不能接受,员工没有多少时间来恢复精力,反而会造成工作效率的低下。

Nein, da sonst zu wenig Zeit für sie Regeneration übrigbleiben würde. Das würde dann zu einem Leistungsabfall führen. 


火车工业,40 至 5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至 39 小时

我不同意。工作和私人生活间应达成平衡。

Ich halte nichts davon. Das Leben muss in einer Balance zwischen Arbeit und Privatleben stehen. 


汽车工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至 39 小时

不同意。在工作之余,我还要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另外,这也是违反劳动法的,所以我不会去“996”地加班。

Nein, da ich neben der Arbeit Zeit zum Ausüben von Hobbys haben möchte und ich dies nicht könnt. Außerdem auch nicht weil es gegen das Arbeitszeitgesetz ist und ich dies daher nicht machen würde. 


大学生,20 岁至 39 岁

每周工作 30 小时以内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话我就没时间学习了。

Nein könnte es nicht akzeptiert, sonst hätte ich zu wenig Zeit zu studieren. 


金融行业,20 岁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50 至 59 小时

不能接受,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工作制度。事实证明,这只会降低工作的效率和积极性。

Nein, das ist absolut unzumutbar und vermindert nachweislich die Effizienz und Motivation.


IT行业,40 岁至 5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小时以内,曾在中国工作

有时候项目紧迫,就需要付出更多非常规的工作时间。对此,我的员工会在加班后得到(非正式的)假期作为补偿。对于我个人而言,“996模式”也难以让我接受,因为工作之余,身心应得到放松,或者说工作与休闲之间应达到一种平衡。我认为,正因为在奉行重视家庭价值观的中国,这种工作模式才更不应该存在。

Manchmal erfordern Projekte Arbeitszeiten, die außerhalb der gewöhnlichen liegen. Meine Mitarbeiter haben diese jedoch in Form von (inoffiziellem) Freizeit Ausgleich wieder zurückbekommen. Das 996 Modell als solches ist für mich nicht akzeptabel, da die Balance zur Freizeit/körperlicher und geistig Erholung geschafft werden soll. Gerade auch in China, wo die Familie einen sehr hohen Stellenwert hat darf dieser Wert nicht an der Arbeit zu Grunde gehen. 


IT行业,20 岁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40 至 5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不能接受。这种制度会让人变得疲惫不堪。每周应该工作四十个小时,然后为了配合时间节点或调试任务等特定目标的达成,可以适当地调整一下工作时间。但这样的调整应该发生在特殊情况下,绝不应变成经常性的、重复性的工作。加班应以能得到相应的报酬为前提,同样,拒绝加班也不应承担什么实质性的后果。

Nein, das Modell macht kaputt. 40h Woche mit gelegentlicher Abweichung, um gewisse Ziele bei der Umsetzung zu erreichen (Meilensteine, Inbetriebnahme). Diese Abweichungen stellen eine Ausnahme da und sind niemals mit den Attributen OFT oder WIEDERHOLT zu verbinden. Eine entsprechende Vergütung für Überstunden ist Voraussetzung ebenso wie die Möglichkeit die Mehrarbeit ohne wirkliche Konsequenzen abzulehnen.


IT行业,20 岁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至 3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不合法,不接受。

Nein, illegal.


机械行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30至39小时

不大愿意接受。“996工作制”阻碍了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Eher nein. Das 996 Modell verhindert Work-Life-Balance.


汽车行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50 至 5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要工作效率而不是加班时间!脑力和体力的工作需要交替进行才能带来最高的工作效率。

Effizienz statt Überstunden! Hirn und Geist benötigen Abwechslung um beste Leistungen zu bringen.


汽车行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至 39 小时

不能接受。我们还要有个人的生活。

Nein, da man Privatleben braucht.


咨询行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40 至 49 小时

不能接受。按照这种模式工作,将显著减少留给个人和家庭的时间。

Nein, die Zeit für das Privatleben und Familie kommt bei diesem Modell deutlich zu kurz.


对话德国微评

除了以上回答,还有四位德国友人则简单直接地对“996工作制”说了Nein(不)。从这些回答中,我们就能对德国人的关注点有所了解:生活与工作的平衡、工作效率与合法性。


03

“看情况吧!”



汽车工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50 至 5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这取决于你的工作性质。如果工作就是你的信仰,那么即使是“996”,时间还是会不够用。但人们普遍都做着很基础的工作,并不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如果让一个普通的办事员“996”地工作,他的工作就是没有效率的。

Kommt auf die Tätigkeit an. Wenn man an etwas arbeitet, an das man glaubt, dann ist 996 immer noch zu wenig. Viele Menschen haben aber banale Aufgaben und benötigen trotzdem viel Zeit. Wenn ein normaler Sachbearbeiter 996 arbeitet, dann ist er ineffizient.


工业,40 至 5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至 3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加班可以,只要不要让它成为一种规定。不然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加速项目的手段。

Überstunden ja wenn sie nicht zur Regel werden, zum Beschleunigen von Projekten ein gutes Mittel.


自动化行业,40 至 5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至 3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当有紧急任务时,加班是有必要的。但必须要保证能把加班工时都折算回来。

Bei dringenden Aufgaben erforderlich. Der Abbau muss aber gewährleistet sein.


金融服务行业,20 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40 至 4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工作职位、工作任务、家庭背景以及工作文化。对待一些重要的事项和在一些重要的岗位上,实际上是避免不了加班的,这也是我作为员工所必需付出的代价。但在德国,这并不可能成为一种通用的工作模式,因为它的实行会面临缺乏社会支持的困境,比如该由谁来照顾自己的孩子呢?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更长的工作时间最终一定会带来更多的成果吗?员工工作地更久并不代表他能做出更多的业绩。这降低的其实是生产率。

Hängt stark von der Position und der Aufgabe ab, dem Familienumfeld und der Arbeitskultur. Bei vielen sehr hoch angesiedelten Themen und Positionen lässt sich dies praktisch nicht vermeiden und ist der Preis, den ich also Mitarbeiter für diese Position bezahle. Als allgemeines Arbeitszeitmodell für alle wäre es jedenfalls in Deutschland nicht umsetzbar, da die gesellschaftliche Unterstützung z.B. für Kinderbetreuung fehlt. Es ist auch fraglich ob mit der längeren Arbeitszeit am Ende tatsächlich mehr erreicht wird, da die Produktivität stark abfällt (dass ein Mitarbeiter länger da ist heißt nicht dass er mehr schafft).


医疗行业,40 至 59 岁,企业高层

每周工作 40 至 4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加班意味着要牺牲个人的生活质量。在现在这个时代,偶尔的加班是免不了的。但这不能成为一种常态,否则劳动合同就成了一纸空文。

Überstunden kosten Lebendqualität. Aber in der heutigen Zeit lassen sie sich nicht immer vermeiden. Es darf aber nicht zur Gewohnheit werden, da so auch Arbeitsverträge ausgehebelt werden.


大学生,20 岁以下

每周工作 30 小时以内

偶尔加班是可以的,但需要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执行。

Gelegentliche Überstunden sind in Ordnung, sollte aber im gesetzlich erlaubten Rahmen stattfinden.


汽车工业,20 岁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至 39 小时,曾在中国工作

工作时间应在工作合同中得到明确地规定,并由雇主严格遵守实行。如果加班不可避免,雇主则须支付给雇员额外的酬金。作为领导,雇主应当注意不要总是让员工的工作时间超出平均水平。加班只能成为一种例外情况。

Arbeitsstunden sollten vertraglich klar geregelt und durch Arbeitgeber eingehalten werden. Falls Überstunden anfallen sollten diese extra entlohnt werden. Führungskräfte sollten darauf achten, dass ihre Mitarbeiter nicht überdurchschnittlich viel arbeiten. Überstunden sollten die Ausnahme bleiben.


大学生,20 岁至 39 岁

每周工作 30 小时以内

有偿的加班是可以接受的,但这仅限于一些关键时刻。更多的工作时间并不一定能带来更高的效率,只有得到充分的休息,员工的工作效率才会变得更高,这也是维持长期身心健康的保障。试问如果实行“996工作制”的话,员工们该如何规律自己的饮食呢?是自己做饭、吃健康食品,还是天天坐在办公桌边吃外卖?如果经常“996”,又该由谁来料理家务?由谁去照顾孩子或者生病的家人呢?

Bezahlte Überstunden sind akzeptabel, sollte man jedoch nur in kritischen Phasen einsetzen. Arbeitnehmer sind effizienter wenn sie ausgeruht sind - mehr Stunden ergeben nicht immer mehr Leistung. Außerdem ist das Abschalten von der Arbeit wichtig für die long-term psychische Gesundheit. Ich frage mich auch, wie 996 die Tagesrhythmen der Arbeitnehmer beeinflusst: wann essen sie? Essen sie gesund und können noch selber kochen, oder immer nur Take-Out am Schreibtisch? Wer schmeißt den Haushalt? Was passiert mit Kinder und kranke Familienmitglieder?


汽车工业,20 岁至 39 岁,职员

每周工作 30 小时以内

我觉得这取决于你工作的行业。如果你在咨询行业工作,那“996”是不可避免的。但总的来说,这样的工作制度没有什么必要,工作时间并不一定会和工作业绩成正比。

Hängt von Branchen ab, denke ich. Wenn man in Beratung arbeitet, ist 966 auch unvermeidbar. Aber generell ist ganz unnötig. Arbeitsdauer ist nicht unbedingt proportional zu Ergebnissen. 


咨询行业,20 至 39 岁,企业领导

每周工作 40 至 49 小时

个人选择:)

Selbst Entscheidung :)


对话德国微评

这部分德国友人虽然承认加班无可避免,但也强调了这只能成为一种例外,而不能经常发生,保证工作效率才更加关键。此外,加班也应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进行。如果能在国内落实这些措施,过度加班的情况应该会得到不小的改善。



感谢您的阅读。


对于长期在德国生活工作的人来说,“996工作制”的的压力让人难以想象,也让人难以接受。对于比较重视个人生活的德国人而言更是如此。


我们希望能通过这次简单的调查访问,了解他们对于“996”的看法,也希望能借此给国内已经习惯“996工作制”的朋友一些启发。


虽然身在德国的我们并没有感受到类似于国内“压力山大”的工作环境,但这并不妨碍德国成为世界级的工业强国。或许把握好生活与工作的平衡,带来的会是更多创新的空间,以及工作效率的进一步提升。这或许正是值得我们去认真反思的地方。


您对这份调查问卷的结果看法如何?这些回答都在您的意料之中吗?


欢迎留言告诉我们您的看法!



往期精彩文章

第1期 | 资深研发专家谈研发管理、工业 4.0 与人才培养 - 访全德华人机电工程学会张式程博士

第2期 | 中德文化差异与跨文化管理 - 访德国博世部门总监杜飞先生

第4期 | 保持好奇,敢于挑战 - 访采埃孚中国电驱动事业部总监朱朝宏博士
第6期 | 回国创业,我从未后悔 - 访北汽新能源总工胡伟博士
第9期 | 戴姆勒工作 32 年的德国人事高管谈中德管理文化差异

第16期 | 在德国学习和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 访博世高级经理廖翀先生

第19期 | 终身教授到国际顶尖大学副校长 - 华裔女性演绎的“另类”人生

第24期 | 谈谈世界上最好的汽车 - 访奔驰“S 级之父” Dr. Storp

第26期 | 从德企女掌门到跨国巨头独立董事 - 访采埃孚集团独立董事徐维东

第31期 | 
高效夹具 – 德国制造的秘密武器
 - 对话金属加工技术专家袁华博士
第33期 | 如何在德国创立一家科技公司 - 对话 ACunity 创始人洪臣
第34期 | 谈德国华人的职场发展 
访德国大陆集团华人高管张宏博士
第36期 | 律政佳人 | 她在德国做世界顶尖律所总监 - 访马倩博士
第38期 | 大数据时代的德国互联网 - 访欧洲科学院院士傅晓明教授
第43期 | 应运而生 - 谈谈我的创业故事 | 访知迪汽车总经理周强先生
对话德国2018年会暨德国华人精英交流会 | 圆满结束!
第44期 | SAP 资深商业咨询师是怎样炼成的
- 访李烨博士
第45期 | “洪门旧事”与德国华人职场发展
 | 访赢创工业集团高级副总裁洪中博士
第46期 | 寻找华人千里马的德国伯乐 | 访德国猎头公司创始人 Tobias Busch 博士
“我们在德国当教授” | 对话德国科研教育专栏线下活动
关于我们 | 对话德国三周年

欢迎大家对公众号提出建议,如果有特别关注的问题也欢迎回复公众号,我们将尽可能在今后的访谈中寻找答案。



对话德国 以访谈的形式分享中德精英们的行业见解和人生经验。这里有行业资深专家、企业高管、高校教授。让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砥砺前行。

长按二维码关注对话德国

欢迎您到我们 网站与微博 获取更多信息

www.dialogde.cn

微博:对话德国

知乎:对话德国


欢迎转发分享,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